会员登录:
用户名:
密码:
用户注册
文章搜索:
  
文章内容
更多>>
您的位置:首页 > 家乡故事
小青雪
作者:展有发 浏览:1011 发表时间2019-12-06 15:33:54

东北大山沟里的冬天,在嘎巴嘎巴冷的三九天会有一种奇特的天气现象出现,大晴天飘雪花,湛蓝的天空,太阳斜歪着身子挂在天上,阳光白亮亮的,却没有一点温度,那些细碎的雪好像是被谁揉碎了的冰晶,一边往下落,一边闪着晶莹的亮光,天上一丝云彩也没有,可是细碎的雪一直在下,我们管这种天气叫飘小青雪了,是能冻死人的天气。

记得那时我还小,一到外面飘小青雪,母亲就不准我到外面去玩儿,怕冻坏了身子,但我只要说去大鼓书家,母亲就会同意,她一边给我戴棉帽子,一边嘱咐:“就在大鼓书家里待着,不许到雪地里疯,吃饭了早点回来,记住了!”“记住了。”于是我又可以在大鼓书家听故事了,这也是那时和我一样的孩子们少有的生活乐趣。

大鼓书,四十多岁,一张蜡黄的脸,没儿没女,也没有老婆,他也是林场职工,但他有很严重的哮喘病,天一冷就出不了屋,林场照顾他,一到冬天就让他在家休息,粮油,烧柴都由林场负责,他不喝酒不抽烟,唯一的爱好是说书讲古,在那个几乎没有娱乐可寻的年代,到大鼓书家听故事,对于十几岁的孩子简直就是挡不住的诱惑。

大鼓书姓甚名谁我记不得了,但林场的人都叫他大鼓书。

只要我们一到,坐在炕头的大鼓书立刻高兴的手舞足蹈,递给我们笤帚让我们扫鞋上的雪,又挨个问我们吃的啥饭,问完,便一脸欢笑的对我们说:“小尕们,”(他不是东北人,小尕可能是陕北方言。)“咱们是外甥打灯笼,照旧,先给我把外面的柴禾抱屋里来,院子里的雪给我扫干净,然后就开讲,今天我给你们讲岳飞传里的一段——武科场夺魁,如何?”十几个孩子,干这点活还不容易,何况大家都着急听大鼓书讲岳飞传呢。

也顾不得小青雪天气的寒冷,大家扫雪的扫雪,抱柴火的抱柴火,只一会功夫,大鼓书交代的工作便圆满完成。

当我们搓着冻疼的手重新回到屋里,大鼓书便心疼的让我们脱鞋上炕,“看把小尕们冻的,唉,我这点活可亏了你们了,咳,咳,来,来,都上炕,嗑瓜子。”说着,他从身后拉过来一个装着瓜子的铁盒。把炒熟的瓜子分到每个人面前,“大鼓书,快讲岳飞传啊!”性子急的孙小六催促他。

“好,好,就讲,就讲。”大鼓书脾气好,谁和他说话他都是笑着点头应承。

“上回书说到... ...”他和讲评书的刘兰芳一个调,而且只要一开讲,他是连比划带动作,学什么像什么,要不说我们被大鼓书吸引的入迷了呢,他让我们干多少活我们都愿意,因为他的评书讲的太好了。

可是他只能讲十分钟,“歇会儿,歇会儿,让我喘喘,唉,唉... ...”他停下来,在我们期待的目光里,斜歪在炕头上,大口的喘着粗气,仿佛干了很重的工作,蜡黄的脸上挂满汗珠,过了十几分钟吧,大鼓书渐渐恢复过来,他用毛巾使劲地擦脸上的汗珠,然后坐直身子,咳,咳,他清了清嗓子,“接着讲啊,”这回他的声音比之前小了些,但动作一点也不含糊,情节讲的清清楚楚,而且,他可以把岳飞传连着讲完,所以在大鼓书家,我们就像被一块有趣的吸铁石吸着,外面有再大的热闹,我们也不会离开,因此,我们去大鼓书家听故事,大人们都放心。

可是,大鼓书带给我们的快乐只有短短的两个冬天。

第三年的腊月初八,又是个飘小青雪的天气,腊七腊八冻掉下巴,一大早,林场有人来喊父亲,父亲急忙穿上老羊皮大衣出门,不久又回来,对我说:“今天别去大鼓书家了。”父亲的声音很低,带着一种压抑的悲伤,又匆匆出门了。

我便问母亲为啥不让去大鼓书家,母亲一边叹气一边说:“大鼓书昨天晚上没了,你爸他们正帮着给大鼓书做棺材,你们小孩可不能靠前,死人这事,除了他的儿女,小孩子是犯说道的。”“可是,大鼓书没儿没女啊,我想去送送他。”听我这么说,母亲看了我一眼,她给我戴上棉帽子,轻声说:“去吧,去给大鼓书磕三头,也不枉他给你们讲的那么多故事。”

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天送大鼓书的场景,飘着小青雪的山村,大鼓书躺在刷了红漆的棺材里,大人们围站在棺材周围,棺材前面,十几个半大孩子跪在那,张罗事儿的刘传胜对着棺材大声地喊着:“大鼓书,孩子们来送你了,你一路走好啊!”

大鼓书走了,天上仍然飘着小青雪,嘎巴嘎巴冷。